202012.21

CNDRP下提交域名争议的时限

时间与知识产权是对立的,而也正是知识产权时间的限制才保证了其社会认可。因此,时间与知识产权是密切相关。另一种与知识产权对立的时间性机制是时限:一种旨在消除侵犯知识产权的补救办法的时间限制机制。在这方面,中国顶级域名争议(.cn 和. 中国)的相关规定是很独特的。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颁布了以下两个规则来解决“.CN”、“.中国” 国家顶级域名:《国家顶级域名争议解决办法》(《解决办法》)和《国家顶级域名争议解决程序规则》(《程序规则》)。与其他域名争议解决办法不同的是[1],《解决办法》的第二条规定了时效期限。自2019年6月18日起,投诉人必须在域名注册之日起三年内提交域名争议,之前是两年。争议域名注册期限满三年的,域名争议解决机构不予受理。需要注意的是,第二条追溯适用于所有域名,即使这些域名是在2019年6月18日之前注册的。 

1. 《解决办法》第二条的作用

1.1 激励知识产权持有人快速行动

《解决办法》第二条的目的是激励知识产权持有人在合理时间内行使其权利。[2]
首先,三年的时限和《民法总则》中关于诉讼时效的期限一致。[3]
其次,鼓励商标所有人在合理的时间内采取行动与其他旨在打击滥用域名注册的法院外程序的目标相同:为商标所有人提供一个可以迅速解决纠纷的平台。这与《程序规则》第一条公正性、方便性及快捷性的目的也是一致的。 

对于域名来说,反应时间是决定性的。域名本身的使用除了构成应该受到谴责的抢注域名的行为以外,还可以构成民事侵权(例如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甚至刑事犯罪(例如假冒,欺诈(网络钓鱼),网络攻击, 或身份盗用)。司法外域名案件中有很多情形都需要商标所有人立即作出反应。

1.2 商标持有权人的反应

商标权人的反应时间取决于其部署的防御策略。该防御策略受多种因素影响:威胁的程度,商标本身(尤其是从显著性的角度),可能的地区优先级(很少),还有对于绝大多数公司而言,用于保护品牌的预算。需要迅速作出反应的防御策略要求商标权人使用监视软件,以便在第一时间发现和商标相同或相似的域名,以及任何可能对其商标构成威胁的域名使用行为。

为了确定商标权人的反应时间,笔者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KIAC)的域名裁决中抽取了两个样本。样本A包含200个在2016年3月7日至2019年6月10日之间提出申请的域名裁决。样本B包括49个在2019年6月18日至2020年9月22日之间提出申请的域名裁决 (见表一)。

表一:样本定义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作出裁决中有一些案例显示出商标权人的迅速反应(见表二)

表二:域名的使用和反应时间的相关性

从投诉人的反应时间的进一步分析可以看出,在时限为两年的时候,31个投诉在时限到期一周之内提交申请,构成了样本A的15.5%。而样本B中几乎没有申请是在时限快到期才提交的。[5]

笔者的数据分析显示,“最后时限”提出的投诉在样本B中的比例(4%)远远低于样本A的比例(15.5%)。尽管就时限延长的影响得出明确的结论还为时过早,但我们可以看出延长时限给商标权人提供了缓冲。而商标权人的平均反应时间在时限延长前后大致相同 (参见表三)。

表三:商标权人的平均反应时间

投诉的延迟提交应引起域名专家的注意。在一些案件中,域名专家主动考虑域名争议可否受理。虽然《解决办法》不要求专家组审查投诉书可否受理,这一问题还是值得重视的[6],特别是在临近时限到期提交的案件[7]。投诉书在域名时限到期的同一天提交时,专家组应当考虑域名争议是否受理。在样本A中有一些这样的案件。被投诉人也可以时限为由要求拒绝受理。[8] 在这种情况下,有专家组引用《程序规则》的第49条。[9] 后者规定“初始日期不包括在时限的计算内”。 

需要强调的是,一旦超过了时限,在没有任何其他可用且迅速的补救措施的情况下,域名的成本会突然急剧增加。因此,商标权人最好尽快提出投诉。

2. 域名被转让后时限的起算时间

《解决办法》的第二条将域名的注册日期作为时限计算的起点。核心问题是:域名的转让应被视为新注册吗?一种观点认为所有权的变更并不构成新的注册。 因此,自原始域名注册之日起三年后提交的所有投诉均被认为超过时限,不应受理。 另一观点则认为域名的转让应被视为为新的注册,并将重新计算时限。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以往的裁决中显然更倾向于第二种观点。DCN-1500641一裁决中的观点被专家组反复确认[10]。该观点基于以下几点理由:

首先,《解决办法》第九条第(一)款不仅涵盖域名的注册,还包括域名的受让。  

其次,在《HKIAC域名争议解决指南》第6.1段“续展,重新注册和转让”支持以下域名转让构成了新的注册的观点。

将域名转让给后续持有人,通常涉及在二级市场上直接销售或拍卖域名,被认为是新注册。在北京苏宁尚品电器有限公司诉Eryue案(ADNDRC案号HK-1500764,2015年9月17日)中,专家小组指出,即使前任曾善意使用域名,该善意也不能涵盖后续域名购买者的行为(hkiac.org)。

这个立场也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专家组的看法一致:

将域名注册从第三方转移到被申请人不是续签,专家组审查恶意的日期是当前域名持有人通过受让方式获取域名的日期。单域名受让和域名组合受让都是如此。”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看法概要》,第3.9段)。

从理论上讲,该解决方案有两个理由。首先,从合同法的角度,域名转让导致了新的注册合同,由于先前的合同不再相关,因此取消了先前的合同。其次,在侵权法方面,新的域名持有人具有使用,指导和控制权;他是域名的保管人,因此,必须为其使用负责。


吉曼宁(Emmanuel Gillet)博士 
IP Twins法律顾问
IP Twins是一家法国公司,专门从事公司域名管理和数字品牌保护。自2002年以来,吉律师一直从事数字品牌保护相关的业务。他也是与知识产权有关的替代性争议解决方法的专家。他有巴黎的律师资格,获得法律博士学位,并取得知识产权和国际仲裁硕士学位。

樊  堃
新南威尔士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史密夫斐尔中国国际商法与国际经济法(CIBEL)中心成员;认证调解员,仲裁员,域名专家
樊教授专攻国际仲裁、调解、比较法研究和法律文化研究并荣获多个学术研究奖项。在加入新南威尔士大学法学院和CIBEL中心前,樊堃副教授曾在加拿大麦基尔大学法学院和香港中文大学法学院任职, 也曾做哈佛燕京学院的访问学者。樊堃副教授曾领导及参与多个国际研究项目,并经常应邀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并给众多知名大学和培训机构讲课。除学术研究外,樊教授在ADR领域拥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她曾在多个国际仲裁和域名争议中担任过律师、专家证人、仲裁庭秘书、仲裁员和域名专家。

[1]世界知识产权组织,《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互联网域名程序的最终报告》,1999年4月30日:“《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中期报告》建议不要对域名争议的提起设定时限(例如,对在指定年限内未对域名注册提出异议的申请的时限)”(第197段)。
[2]参见DCN-1900883。
[3]参见《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
[4]几乎所有裁决都是根据三年时限做出的。 
[5]其中有一个案件由于域名争议的申请超过了三年时限,被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拒绝受理(案件DCN-1900941)。
[6]参见DCN-1800825; DCN-1900887; DCN-1900919; DCN-1900890。
[7]参见DCN-1800825; DCN-1900887; DCN-1900919; DCN-1900890。

[8]参见DCN-1800823 ; DCN-1700768 ; DCN-1700761。在这方面,商标权人应意识到,越来越多的域名抢注者对法律工具及其漏洞有很好的掌握。

[9]参见DCN-1800825,DCN-1800823; DCN-1800800; DCN-1700772; DCN-1800823; DCN-1800825。

[10]参见DCN-1700766; DCN-1700771; DCN-1700789; DCN-1800804; DCN-1800824; DCN-1800829; DCN-1800848;  DCN-1900883; DCN-1900892; DCN-1900893。 

关于IP Twins

IP Twins是经ICANN认证的域名注册商,在域名战略与管理领域具有15年的经验。我们提供专业的UDRP域名争议服务,为品牌持有者维护线上的权益。

IP Twins还在监控未经授权使用知识产权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我们自主研发的AI程序Detective可以监控网站,电商平台,社交媒体,应用商店和地理定位商业链接上的知识产权 (特别是商标) 使用情况。目前,Detective可以监控的电商平台已经超过130家。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或需求,欢迎与我们取得联系。